从“心”出发使巧劲,信访干部化解“疫后综合症”_社

发布日期:2020-09-06 07:55   来源:未知   阅读: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振雄 通讯员 龙鑫 郑伟章

徐少明反复读信,读到“多次找派出所也无果”。当事人报过警?警方有来电显!根据这个线索,徐少明就给彭胜军家和养殖公司周围所有派出所逐一去电查询报案记录,终于联系上当事人,迅速启动调解。5月13日,彭胜军收到订金,喜出望外。

禁养野生动物,孝感一养殖公司被关停。但潜江农民彭胜军2019年与该公司已签约,公司提供黑水鸭并教他养。订金1.88万元,他交了1万。今年5月补交余款,发现公司没了,他以为是“携款跑路”,直接向国家信访局投诉,追讨订金。

疫情累积的负面情绪影响生活,这种“疫后综合症”在疫情期间就已初显。如何化解“疫后综合症”?余奇伟说,心理学家用语言疏导,我们用手“说话”,关键时刻扶一把,群众气就顺了。

孝南区信访干部徐少明负责调处,但投诉信中只有彭胜军姓名和家庭住址,没留电话。通过工商联系到养殖公司,合同上留的电话已是空号。疫情虽已解封,出行仍不畅。在当时,此案基本无解。

7月底,武汉市政协主席胡曙光下访青山区,成功调处一起疫期欠薪信访。他注重心理效用,起身代农民工向付薪企业致谢,说:“麻烦给农民工打个电话问款收到没有,这样更暖心。”他说,疫后重建既是物质上复工复产,也是心理的复原复健,从“心”出发化解“疫后综合症”,有助于昂扬士气,坚定“双胜利”的决心、信心、恒心。

疫期信访,很多是平时少有的纠纷,如房租减免,各地都有诉求。对此,黄石的解法是“劝双方退一步”;孝感是“有商有帮”;武汉青山区是组建“好样的工作队”与居民“隔门拉家常”。从“心”出发,营造强信心、暖人心、聚民心氛围,用心药治心病,效果良好。

武汉青山区的朱爹爹,疫情期间老往信访局跑。进门之后,他扔下300元钱,大吼:“我要煨藕汤!”青山区信访局局长余奇伟点点头,也不说话,准时给朱爹爹送藕。4月8日武汉解封之后,余奇伟找到朱爹爹,将“买藕钱”如数奉还。这时,朱爹爹感到难为情:“疫情让我出丑了。”余奇伟拍拍朱爹爹的后背,轻声说:“没事,要藕就给我打电话。”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近日在武汉、孝感、黄石等地采访时了解到,疫情暴发以来,社会情绪波动大,有上访诉求的人更甚。各地信访工作人员从“心”出发使巧劲,妙招频出。